无人机探测、电子巡航系统监控……水上监管用上新科技

无人飞机高处检测、电子器件定速巡航系统软件实时监控系统——

海上管控,用上高新科技(大江大河·关心长江禁渔③)

湖北省有着湘江海岸线1061千米,是湘江主干线流过最多的省区,本省设水生生物自然保护区83个,执法管控任务艰巨。

2020年1月1日起,长江流域水生生物自然保护区已完成全方位禁捕。近年来,长江流域不法捕捞案子展现什么新特性?执法监督机构遭遇什么挑战?

前不久,湖北、荆州市、洪湖市三级公安部门和洪湖自然保护区协同进行对于不法捕捞海产品的重点排查行動。行動怎样进行?新闻记者追随执法船舶,蹲点在长江中游南岸的湖北第一山湖——洪湖上……

多密切配合,逐步完善打击不法捕捞体制

“今晚是否会没有人下湖了?”

“不着急,再等等看。”

很厚云彩遮挡住了星河,水面宁静,只听见风轻轻吹各类植物的窸窣响声。夜里十一点左右许,洪湖市滨湖新区街道社区洪湖村水域周边,几名公安民警在蹲点。

凌晨一点上下,忽然传来木船柴油发动机的响声,但水面依然一片漆黑。“可能有船进湖了,没打灯,我们先坐观成败,等一会儿抓现行标准。”滨湖新区民警刘传文细声说。一个多小时后,靠港的两根木船被逮个正着。

新闻记者见到,在破获的细腻网兜里,有一些泥鳅、泥鳅鱼、小鱼小虾。“别以为鱼获物总数很少,这类捕捞对洪湖天然的鱼类的繁育伤害却非常大。”螺山镇派出所所长吕波说,这类作案工具叫地笼,涤纶网眼相对密度十分高,别名“绝户网”,是我国全面禁止的钓具。“禁渔地区、禁渔期内,又应用了禁止使用专用工具,早已因涉嫌违犯刑诉法和渔业法。”湖北省公安厅社会治安总队食品药品侦大队自然环境违法犯罪侦察中队总队长朱俊峰详细介绍,行動当日,公安厅社会治安总队会与省农业农村厅执法总队依据人民群众署名举报,机构50多名执法工作人员根据全程排查、整夜蹲点,一举查获5起不法捕捞案子。

湖北省公安厅社会治安总队食品药品侦大队支队长郭恒杰详细介绍,早在二零一六年,湖北省就创建了渔政执法和邢事司法部门对接工作方案。近年来,密切配合打击不法捕捞体制进一步健全。2020年10月,湖北省公安厅起动历时三年的严查专项整治;2020年10月,湖北省公安厅、农业农村厅会与道路运输、市场管理等单位起动湖北长江流域不法捕捞多发水域第一轮同歩巡视执法行動,抵制关键水域不法捕捞多发性多发趋势。据调查,专项整治进行至今,湖北共查获不法捕捞等刑事案超500起。

应用高新科技方式,让不法捕捞无所遁形

7月28日20时左右,武汉武汉黄陂区武河边的草丛里最深处,一名不法捕鱼者借着夜幕向岸上探索。尽管当场天色逐渐灰暗,但红外热成像仪系统软件中出現的淡黄色软斑已将违反规定工作人员的影子锁住。

8月5日9时42分,正值勤的武汉市东湖风景区公安局海上派出所辅警汪阳收到数据管理平台预警信息:有些人在东湖岸上下地笼不法捕捞。汪阳马上将该信息报送给值勤公安民警,并下手查询有关地区的监控系统。9时45分上下,公安民警已安全驾驶汽艇抵达案发当场。

“江水巡视、当场蹲点抓现行标准等传统式打击方式,已不可以彻底融入当代公安的转变。”武汉市公安局相关责任人详细介绍,近些年,各地各部门增加临江视频监控系统基本建设幅度,对临江AR高些视頻专业组队,完成24小时监管;另外,在不法捕捞关键水域布建雷达探测、红外感应监管等智能产品,完成水域人、船、物和水文水利信息内容等重要因素“全监管”;除此之外,根据“电子器件定速巡航系统软件”、无人飞机高处检测、红外线鉴别等技术性,立即把握不法捕捞船舶趋势,完成多层次风险预警。

在这个基础上,武汉公安进一步加强同市农业农村局、市场监督管理的融洽连动,创建起打击不法捕捞违法犯罪信息化平台。根据服务平台,不但能掌握武汉市全省渔夫、木船、餐馆场地、涉渔案情等20多种信息内容,还能即时查询全省各水域视頻监控画面并开展预警信息。

执法幅度持续增加,集中整治“零容忍”

2020年10月,荆门市沙洋县派出所在调研中发觉,本地极少数群众趁晚间悄悄在已全方位禁捕的长湖不法捕捞,鱼获被远销相邻县区。7月20日晚,本地警察调遣80多名警务人员收网追捕,抓捕11名刚成功的不法捕捞工作人员,总计破获毛花鱼、鲌鱼、鲶鱼800余斤,收交网具40余副。经评定,被警察收交的网具中,绝大多数是禁止使用的小直径刺网,对水产资源有毁灭性危害。

“从总体上,这些年,执法单位打击不法捕捞的幅度越来越大。”朱俊峰说,他从二零一五年刚开始从业打击不法捕捞的工作中,那时候在禁渔期不法捕捞十分猖狂,犯罪嫌疑人通常是专业化工作,一群群应用电捕鱼工具等违反规定专用工具大张旗鼓捕捞,每一次犯案的鱼获总数都十分大。而近年来尤其是近年来,伴随着打击不法捕捞幅度持续增加,违法犯罪方式也持续升級。

应用不法网具、地笼等悄悄捕捞,尽管总数并不大,但许多 连小鱼小虾都绝不放过,对水生生物物种生长发育繁殖伤害非常大。

朱俊峰告知新闻记者,近些年,一些新的不法捕捞专用工具五花八门,例如超音波诱鱼器、数据可视化鱼锚等,这种用上现代科学技术方式的捕捞专用工具让不法捕捞工作人员犯案更便捷、针对水产资源毁灭性更高,也给监管执法产生了更高艰难。

另一方面,伴随着禁捕退捕工作中进行,湘江上的靠谱木船和涉渔“三无”船只相继被收交。在其中,多种类型的“三无”船只因涉及到多单位管控,存有类型杂、遍布广、防御性强、工作方法多种多样等难题,鉴别判定难度系数很大。

不法捕捞的犯案方式在持续升級,各个执法单位也在持续增加执法幅度,进行多轮次、多方位协同执法行動。

前不久,国家公安部、农业农村部下达通告,布署进行打击长江流域不法捕捞集中整治百日攻坚行動。通告规定,要在早期排查打击获得阶段性成果的基本上,全力推动“长江禁渔2020”二号集中化打击行動,坚持不懈以“零容忍”心态专项检查案件线索,深入分析积案隐案,严肃查处关系违法犯罪,依规严治惩处背后策划者、盈利者和身后“黑恶势力”,果断抵制长江流域不法捕捞违法违纪。